弹指一挥间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2017-04-12 16:56     来源:未知 【关闭
  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弹指一挥间
 
 
受义军同学邀请,我和妻子一道前往他家参加部分小学和中学的同学会。-
 
      义军家住卫生局机关大院,参加这次同学会的是我们在一起玩得最好的五对夫妇。这五对夫妇中,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有义军、均平、淑珍、月兰和我共5人。另有中学的同学1人,她叫兰姣。    -
 
      儿时的同学到了一起,久别重逢,倍感亲切,热情奔放,情不自禁,家长里短,无所不谈,聊闸打开,滔滔不绝。-
 
      我们聊过去,在40多年前,我们都还是乳臭未干的儿童,从小学到中学,从儿童到少年,我们走过了童贞,走过了天真,走过了课堂的枯燥,走过了课外的欢乐,共享了儿时的纯真,共享了学校的辉煌。-
 
      我们聊现在,义军是卫生局纪委书记;均平是义军的妻子,师范毕业后教了几年书改行到卫生部门工作,任血防办会计师兼地方病医院会计;淑珍是档案局业务股长;月兰是外贸局干部。兰姣是县经委副主任。这6个同学中,有5人现已退了下来,基本上不上班,唯有我是无能之辈,仍然在上班。    -
 
      我们聊家庭,参加同学会的五对夫妇中,只有义军和均平是在同学阶段就确立了恋爱关系,其余的都是在参加工作后恋爱结婚的。淑珍的老公叫运言,是我们在小学时的间接同学,县人事局干部;月兰的老公叫范亮,是县供销社干部;兰姣的老公叫胡彬,是某公司老总。她们的配偶现在也基本处于休息状态,只有我的妻子,可能是年龄稍小些,和我一起仍然在局机关上班。-
 
      我们聊子女,我们五对夫妇中,有四对夫妇只生育1个孩子。义军和均平的孩子在市广播电台工作,是听众热线节目主持人,女婿在市公安局工作,她们的外孙已经快5岁了;淑珍和运言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武汉工作,孩子已经成了家,工作单位是副部级的长江防汛总局;月兰和范亮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了七年之后,去年到美国留学去了;兰姣和胡彬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在大连工作,工作单位的总部在北京。只有我和妻子有三个孩子,老大老二都是姑娘,省幼师毕业后在县党政幼儿园工作,大外孙上小学1年级,小外孙上幼儿园小班;老三是个儿子,大学毕业在二中工作两年后提出辞职,现在在外打工。-
 
      我们聊眼前,现在我们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,过去曾经为事业、为家庭打拼了几十年,现在基本上不再上班了,孩子都长大了,他(她)们都有自己的事业,都有自己的家庭,再也不需要我们为他(她)们过多地操劳了。我们再也没有过多的奢望,再也没有过多的牵挂,我们所需要的就是身体健康,需要的就在于是心情舒畅。-
 
      我们聊以后,我们从天真烂漫的儿童、到雄心勃勃的少年、到年过半百的中年并且正在步入老年,时间几十年,弹指一挥间,日子的确过得太快了。感慨之余,义军提议:从今以后,我们五家,轮流做东。每周一聚,时间就定在星期六或星期日。大家一致通过,具体安排和通知由义军负责。-
 
      短暂的一天相聚,聊天在麻将牌和扑克牌玩牌中进行,氛围格外浓烈,心情格外舒畅。的确,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有必要要改变生活观念,调整各自心态,向年青人学习,学会现代生活,过好每一天,过好后半生,让稍纵即逝的人生过得更加充实,更加完美。-
 
      你说是不是呀,朋友。-
 
 
上一篇: 今天春意盎然、鲜花盛开
下一篇:没有了